最前线 | 吉利高级副总裁王瑞平:车企混动、电动并举,向电气化全面转型

文 | 刘妍钰

编辑 | 苏建勋

2020年,我国正式提出了“2030年前中国要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业内称之为“30/60”的气候目标。

然而目前,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家,中国机动车保有总量和增量均居世界第一,道路交通领域是国内重要的碳排放源之一。因此,中国汽车行业能否如期甚至提前完成“减碳”任务,对于整个国家的战略能否实现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3.月18日,由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乘用车动力总成专业委员会(简称(SCP)指导的“2022车用动力系统国际高峰论坛”以数字连线云直播的形式成功举行。会议期间,行业协会、科研机构、汽车厂商等就能源结构变革、行业发展趋势、混合动力技术和中国品牌聚力向上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大多参会方认同,在“双碳”时代,油电混动是行业转型过程中对环境友好的方案,也是汽车行业“减碳”达标的重要手段。吉利汽车集团高级副总裁、SCP理事长王瑞平指出,尽管业内权威机构对混动、电动的降碳排贡献评估有些不同,但对混动能大大降低燃油车碳排放的观点是一致的。

并且,近年来在国内自主品牌在混动专用发动机领域成果显著,吉利和比亚迪等动力品牌的产品热效率均突破41%大关。二千零二十一年10月31日,吉利汽车正式发布了全球动力科技品牌——雷神动力,以及世界级模块化智能混动平台——雷神智擎你好,X

雷神智擎你好,X实现了全生命周期碳减排,热效率高达43.32%,节油率在40%以上。其包含1.5TD/2.0TD混动专用发动机,以及DHT/DHT专业版混动专用变速器,支持A0-C级车型全覆盖,同时涵盖混合动力电动汽车油电混合动力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电动汽车插电混合动力汽车)、电动汽车续航里程增程式混合动力汽车)等。

王瑞平还在演讲中提到,这两年市场变化也推动着混合动力成为更有效的电气化路径。去年电池原材料锂、镍涨价造成了电池成本的大幅上涨,而电池成本相对比较低的混合动力车,市场权重应该会有所提高。

混合动力车的成本仅为BEV(电池电动汽车);纯电动车)动力成本的一半或四分之一以下。其所用的电池量,可以有效的缓解市场对于燃料涨价压力,比如混动系统的节油率达到40%以上的话,对于混动客户就意味着油价下降40%。

另外,混动在技术上也有明显优势,因为它没有排他性,和燃油技术以及电动技术的融入性非常高,它具有一种技术可以适应多种领域的属性,能够优化过去和推进未来的技术灵活性。

在能源多样化的探索上,吉利和红旗等品牌也逐步解决了甲醇和氢燃料在内燃机应用上的技术难题。在本次论坛上,一汽研发总院首席专家李金成特别介绍了面向“碳中和”的红旗高效零排放氢燃料内燃机。

他认为,以“双零”排放氢内燃机为代表的碳中性动力技术和混合动力的结合,不仅可以实现内燃机从传统能源向新能源动力的转型,更是以经济规模实现乘用车动力“碳中和”的技术路线之一。

除去车企创新技术,“双碳”目标的实现也需要道路交通全产业链的共同努力。作为与主机厂合作最广泛的国际润滑油供应商之一,壳牌中国及亚太区润滑油技术总经理卡梅伦·沃特森也在会上表示:“壳牌不仅为燃油车提供更加燃油经济性的润滑解决方案,更为混动乘用车开发更强抗腐蚀性能的专用配方,并为电动车开发了壳牌电子液体电动车润滑和冷却油液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