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Jump》历史前 20 的作品排行榜应该怎么排?

时间顺序说一下我的看法:

(1)男儿当大将(男一匹ガキ大将 本宮 ひろ志 1968)

如果说《少年jump》是一个帝国,那这本漫画就是其立国之本。

在它之前《少年jump》的台柱子是一部叫《父之魂》的棒球漫画,《男儿当大将》只是在《父之魂》休刊期间临时顶上来的作品,结果一发不可收拾,顶替其成为当红台柱子。

同样的故事在后来的《龙珠》身上还会再次上演。

开启了不良少年打架漫画的热潮,将《少年jump》从名不见经传的二流杂志直接推上一流。本宫宏志本人则是《少年jump》初代编辑长长野规到三代编辑长西村繁男的亲历者和功臣,影响了无数后世漫画家(比如车田正美)。

就算不按时间顺序而是单纯地论贡献,天字第一号给本宫宏志也没啥毛病。

(2)破廉耻学园(ハレンチ学園 永井豪 1968)

和《男儿当大将》并称的两大上古门神。

对内容不予置评,单纯从题材上,《破》和《男》分别确保了《少年jump》在故事漫画(ストーリー漫画)和搞笑漫画(ギャグ漫画)两大漫画题材上齐头并进,两条腿走路让杂志的风格更平衡。

搞擦边球搞出社会事件,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在《少年jump》上后无来者的记录。

一个是不良少年统一江湖,一个是问题学校对抗教育系统,这两个作品植根于当时日本风云变化的社会现实,也从另一个侧面突出了它们的历史代表性。

(3)乌龙派出所(こちら葛飾区亀有公園前派出所 秋本治 1976)

跨越了若干时代的《少年jump》活化石。

二代编辑长中野祐介强化搞笑漫画方针的一个突出成果。作为搞笑漫画,其突破在于采用了比较写实的剧画画风(而不是像破廉耻学园那样的漫画风格)。

认同其历史地位主要出于其连载长度、国民认知度以及其记录下来的日本社会风貌变迁。


以上三部基本上代表了《少年jump》创刊的第一个十年(1968-1978),随后将进入《少年jump》稳步起飞的上升期,如果说在此之前的作品总给人过于古早的断层感,那么接下来少年漫画将大踏步地向如今我们熟悉的样子前进。

一些陪跑作品:

  • 《阿斯特罗球团》&《父之魂》,超级系也好现实系也罢,这都是《少年sunday》和《少年magazine》玩剩下的了,再毅力能毅力过《明日之丈》?再魔幻能魔幻过《巨人之星》?只是同类杂志中一种常见的作品题材而没有走出自己的风格,这是《少年jump》体育类作品的尴尬之处,除了那一部作品….
  • 《魔神Z》,永井豪又一力作,其改编动画被视为萝卜片的始祖。不过那已经进入“动画”而非“漫画”的范畴了,所以略过不提。

还有一些很有特色但后继无人的题材比如《包丁人味平》(美食漫画)、《哥普拉》(美式太空歌剧),非常可惜。


(4)阿拉蕾(Dr.スランプ 鳥山明 1980)

比起《龙珠》,更接近鸟山明本质的作品。

历史功绩在于作为国民度极高的搞笑漫画,将《少年jump》的读者群从少年扩大到未成年儿童及女性。罕见地以女孩子作为主角,也算是开了《少年jump》的先河(虽然可能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件事情)。

对《少年jump》销量上升作出突出贡献,更大的贡献在于给鸟岛和彦积累了功绩,最大的贡献在于给鸟山明的下一步作品积累了功力(笑)。

(5)北斗神拳(北斗の拳 武論尊(原作)、原哲夫(作画)1983)

《少年jump》已经死了…如果没有《北斗神拳》的话。

80年代初顶住《少年sunday》恋爱喜剧旋风的最大功臣,送《少年jump》销量突破400万大关,让三代西村繁男保住了自己的饭碗。

也是后来的五代编辑长堀江信彦的得意之作。

废土末世的世界观搭建,拳脚相加的搏击画面都给后世《少年jump》的战斗漫画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在“毅力体育”或“热血打架”之外,开辟出了一种新的王道漫画风格的可能性,并成为后世的主流。

(6)龙珠(ドラゴンボール 鳥山明 1984)

久等了!

原本的搞笑冒险漫画因为补《筋肉人》休刊的坑一跃而成武林盟主一统江湖,一如《男儿当大将》故事。

《龙珠》一出,谁与争锋?

鸟岛和彦才能的最佳例证,也是鸟山明才能的充分体现。在《北斗神拳》的基础之上,正式定义了什么叫“王道”,什么叫“战斗”,什么叫《少年jump》的味道。

之后的几十年一直到现在,《少年jump》的主流风格里一直流淌着它的血液。

(7)电影少女(電影少女 桂正和 1989)

总之是想放个桂正和在这里,作品是哪一部其实不算特别重要。

在鸟岛和彦的坚持下,《少年jump》终于出现了符合时代潮流的恋爱喜剧漫画(我知道《橙路》比这个更早)。

如果说永井豪和本宫宏志扶持长野规走过了《少年jump》创刊期的艰辛,那鸟山明和桂正和就是配合鸟岛和彦渡过了《少年jump》转型期的阵痛。

时代不同了,该转变老旧的思想了。时任四代编辑长后藤广喜没想通,但是鸟岛和彦早早想明白了。

一定要说的话,《电影少女》融合了科幻要素,既符合桂正和自己的喜好,也算是一种崭新风格的尝试,与后来纯粹的恋爱喜剧相比更有特点一些,所以让其入选。


四代编辑长后藤广喜时代,编辑长的存在感比较稀薄。反倒是手下一众有能编辑光彩夺目,堀江信彦(五代编辑长)发掘了原哲夫和北条司,鸟岛和彦(六代编辑长)带来了鸟山明与桂正和,而高桥俊昌(七代编辑长)则比较运气差一点,他负责的是松本泉和…嗯萩原一至(更麻烦的还在后头呢)。

恋爱喜剧风潮吹动少男少女的心,大友克洋革命带动业界大踏步前进,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少年jump》都得学着适应时代,而不是固步自封。

一些陪跑作品:

《拳王创世纪》&《圣斗士星矢》,车田正美曾创出了很多战斗漫画的表现技法,但很快就被《北斗神拳》和《龙珠》覆盖掉了;车田正美曾带动《少年jump》的销量大幅上涨,但似乎传播度还比不上《阿拉蕾》。属于他的时代真的太短,短到无法代表某个历史阶段。

《筋肉人》,学《拳王创世纪》才火起来的作品,《拳王创世纪》都陪跑了,它不陪跑不合适。

《足球小将》,其实单说《少年jump》历史地位的话,怎么也该它入选的,但是体育类作品除了那一部之外真的都谈不上是《少年jump》自己的风格,所以只有20个作品的前提下留给体育类作品的名额实在有限。

《橙路》,没办法,有桂正和了。况且恋爱喜剧是《少年sunday》的拿手好戏,《少年jump》也不过是追随潮流而已,从这点上来说,恋爱喜剧类和体育类作品在《少年jump》上的处境有些相似——有,但不太有自己的风格。

《城市猎人》,很纠结但是没办法,这种偏青年向的风格在《少年jump》上注定是昙花一现。堀江信彦最突出的功绩反倒是在他没当上编辑长的时候,想想也挺讽刺的。

《达伊的大冒险》,有《游戏王》这个更适合讨论跨媒介的例子,就不提这个了。


(8)JOJO的奇妙冒险 星尘斗士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スターダストクルセイダース 荒木飛呂彦 1989)

ゴゴゴゴゴゴゴ!

荒木的jojo系列必然要在这里有个位置,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选择星尘斗士这一部主要是因为超能力战斗的标志“替身”诞生在此。

开创了超能力战斗的风格,打破了只能靠肉博的僵局。在《龙珠》的基础上,给后世《少年jump》战斗漫画的血脉里注入了全新活力。

(9)灌篮高手(SLAM DUNK 井上雄彦 1990)

你没猜错,“那一部”体育类作品就是灌篮高手。

与《龙珠》并驾齐驱的“黄金期三台柱”之二。

把运动与青春热血完美结合,开创了“篮球漫画”这一之前无人问津的运动漫画题材,再加上流畅的分镜技术,以上三点让《少年jump》的体育漫画总算走出了一些自己的风格,也让井上雄彦必须在这里有一个位置。

感觉后来的《排球》完全走的是同样的路子。

与此同时和编辑部谈不拢就撂挑子走人的强硬作风是杂志历史罕见的异数,比富坚义博还要更刚烈,是那个转型期《少年jump》繁荣之下潜藏混乱的最佳写照。

(10)浪客剑心(るろうに剣心 -明治剣客浪漫譚- 和月伸宏 1994)

将剑客题材推向热潮,历史功绩+5

将少女漫画的技法与少年漫画的风格融合,历史功绩+10

培养出一批新人漫画家(以及影响了岸本齐史),历史功绩+30

顶住世纪末黑暗期的压力,历史功绩+100

五代编辑长堀江信彦和六代编辑长鸟岛和彦的两朝老臣,后来的九代编辑长佐佐木尚是其责编和亲密战友。要问哪个作品最能代表那个时期,除了《浪客剑心》我想不出其他答案了。


气象万千又变化多端的世纪末,有黄金期的丰富多彩也有黑暗期的荒凉萧索。堀江信彦离去带走了原哲夫与北条司,鸟岛和彦回归带回了高桥俊昌和全新的方向,《少年jump》这艘忒休斯之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与本宫宏志那个时代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些陪跑作品:

《幽游白书》,黄金期三台柱之一,横向对比不如《龙珠》、《灌篮高手》那么有开创性,纵向对比又不如同作者的《猎人》完善,整个作品更像是凭借富坚义博的才华缝在一起的流行短剧。值得注意的是融入了少女漫画/恋爱喜剧漫画的技巧在其中,但这一点又不如后辈《浪客剑心》做得更到位,只能忍痛割爱。

《封神演义》,藤崎龙是鬼才,但这个作品出现的太早了,当时的《少年jump》和当时的藤崎龙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亦庄亦谐的调性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银魂》的前身,至于看似荒诞不经实际上隐藏了超展开的内容…这种满嘴长牙净唠X磕的风格还得再沉淀个二十年,交给一个叫藤本树的年轻人来呈现。


(11)游戏王(遊☆戯☆王 高橋和希 1996)

第六代编辑长鸟岛和彦“开展跨媒介”方针的最大成果,代表了鸟岛政权给《少年jump》带来的全新可能性。

“用游戏去战斗”打开了战斗漫画的新思路,不是靠漫画,而是靠卖牌赚疯了,高桥和希可不和你开玩笑。

同样是鸟岛和彦的跨媒介,《游戏王》比《达伊的大冒险》享有更好的时代机遇,也有更完善更丰富的开发效果,况且它是从属于《少年jump》自己的独立IP。

说《少年jump》的跨媒介开发,就得说鸟岛和彦;说鸟岛和彦的跨媒介开发,就得说《游戏王》,就是这么个地位。

在十多年以后大杀特杀的“鬼瓶”十代编辑长瓶子吉久是其责编。

(12)海贼王(ONE PIECE 尾田栄一郎 1997)

《少年jump》战斗漫画的完成品,的二分之一。

配方大概是45%本宫宏志/车田正美+25%鸟山明/原哲夫+20%和月伸宏+10%荒木飞吕彦/富坚义博,能明白我啥意思就行。

集合了前人的所有智慧结晶,世界观、动作戏、人情剧、能力战该有的都有了(记住这句话,后面还会出现)。

尾田荣一郎的长处在于宏观层面对故事的掌控力,薄弱的部分则是微观层面对战斗场景的刻画(我想这也是鸟岛和彦不看好它的原因)。

第七代编辑长高桥俊昌嫡系中的嫡系,新世纪前十五年《少年jump》与其荣辱与共,它的大世界、大舞台、超长主线的风格甚至对同杂志其他作品产生了不少影响。

虽然还没能盖棺定论,但不影响它时代领航者的地位。

(13)猎人(HUNTER×HUNTER 冨樫義博 1998)

比起《幽游白书》,这部作品真正体现出了完全体的富坚义博有多么可怕。

和《海贼王》前后脚诞生,共同昭示着上世纪末《少年jump》的战斗漫画风格已臻大成。区别在于尾田荣一郎是站在无数前人的肩膀上,而富坚义博就是富坚义博(可能还是有些鸟山明和荒木的影子)。

没有被《幽游白书》末端以及《浪客剑心》的路子影响从而陷入到无休止的“正邪讨论”、“道德困境”、“感情纠葛”当中去,回顾初心寻找战斗本身的趣味。在荒木的基础上把超能力智斗升级成了更严谨更体系化的2.0版本,对后世超能力战斗漫画影响更大一些。

贪婪之岛篇后开始疯狂试探少年漫画和战斗漫画的边界,在开辟新航路的方向上一去不回(这是双关)。

(14)火影忍者(NARUTO -ナルト- 岸本斉史 1999)

《少年jump》战斗漫画的完成品,的二分之一。

和《海贼王》一时(指快二十年)瑜亮,是这个时代的双子星。

配方大概是20%本宫宏志/车田正美+35%鸟山明/原哲夫+15%和月伸宏+30%荒木飞吕彦/富坚义博,能明白我啥意思就行。

集合了前人的所有智慧结晶,世界观、动作戏、人情剧、能力战该有的都有了。

岸本齐史的长处在于微观层面对战斗场景的刻画,薄弱的部分则是宏观层面对故事的掌控力(我想这也是许多读者怒喷烂尾的原因)。

非常被动地接受《海贼王》的影响,风格不得不往《海贼王》方向靠拢,结果暴露了自己的许多弱点。

已经可以盖棺定论了,是千年老二。


鸟岛·高桥体制贯彻下来以后,基本上无限接近我们熟悉的《少年jump》的样子了。算是《少年jump》最后的好时代,再之后二十多年的《少年jump》基本上只是在消耗此前积累的遗产而已。

一些陪跑作品:

《I”s》,又是桂正和,其实换这个上去,换《电影少女》下来也可以,本质上是相同的。

《棋魂》,很纠结但是没办法,和《城市猎人》一样这种风格在《少年jump》上太少见了,其实很有份量,只是同时期其他几个作品太有份量了。

《通灵王》,也是世纪末战斗漫画的集大成作品,就是武井宏之志大才疏,实在难当此重任。况且还钻牛角尖,自己把自己带沟里了,着实可惜。

《网球王子》,体育类作品,还是之前说过的问题。不过这种偶像男团化的风格倒是打开了后来作品的思路(比如《黑子的篮球》)。


(15)死亡笔记(DEATH NOTE 大場つぐみ(原作)、小畑健(作画)2003)

世纪初的《少年jump》作品大多是些陈词滥调(cliche),还得是《死亡笔记》才能引爆社会话题。

这种风格的作品对《少年jump》来说无疑是一记重磅炸弹。

从此“王道”不再是《少年jump》故事漫画的唯一答案,不依赖战斗、体育、恋爱(或者说卖肉)的“邪道”开始走向台前。

风格迥异的题材出现在杂志上,某种程度上也算八代编辑长茨木政彦无为而治方针的一个例证。

(16)银魂(銀魂 空知英秋 2004)

气质非常独特的作品,《少年jump》一直都是故事漫画和搞笑漫画两条腿走路,到它这直接两条并一条了,此乃前无古人的创举。

如果说《破廉耻学园》是六七十年代日本年轻人反叛精神的写照,《银魂》就是新世纪平成废柴的心灵故乡。

也不是不想热血一把,但世界这么复杂我还是管好自己得了。时代变了,只有“我的剑能到达的范围”才是“我的国家”。

好死不如赖活着,《银魂》作品的结局就如同这个主题一般,硬是在鬼瓶的手下苟到了最后。

又喜感又丧气,挺好的。


高桥俊昌因为突发疾病去世,才换上了茨木政彦接管大权,不知道这件事对《少年jump》的发展影响有多深远,但进入新世纪以后杂志的发展确实有点平庸。

一些陪跑作品:

《死神》,和《海贼王》、《火影忍者》活跃时间严重重合,就像王老吉和加多宝打架把和其正搞没了,老三就是这么悲惨。同样的王道,同样的战斗,同样的集大成,但各方面总是比《海》和《火》差那么点意思,虽然诗人的风格对后来的作品影响也不小,但放在同时代来说反倒不如上面两个作品更有突破性。

《驱魔少年》&《家庭教师》&《美食的俘虏》&《滑头鬼之孙》&《恶魔奶爸》等,都挺好,都各有特色,就是太套路了,缺乏突出于时代的特质。

《黑子的篮球》,作为超能力体育系作品,没能入选的原因和《网球王子》差不多;作为见好就收的作品,又不如后面的《暗杀教室》典型,放在这提一下吧。

《爆漫王》,让人很纠结但非常可惜,作为讲述漫画家职业的作品加深了无数读者对“编辑部”、“调查表”、“连载顺位”等东西的了解,用最王道的风格讲了一个最不王道的故事,如果是历史前30或者前25肯定有它一席之地。

《出包王女》,这个作品据说是开启了《少年jump》卖肉类的先河,但总觉得不是什么可以拿到台面上说的东西,就还是不展开说了吧。


(17)暗杀教室(暗殺教室 松井優征 2012)

一方面,在别开生面的非王道设定中融入了更多的战斗要素(但不依赖必杀技、集团战或者打擂台等传统的战斗要素)在其中,可以视为是“邪道”漫画的进一步发展。

《约定的梦幻岛》算是其继承人吧。

另一方面,高开高走,该完结就完结,在十代编辑长瓶子吉久任期内作出了非常好的表率作用,宣告了《少年jump》的重心要从“长篇”甚至“超长篇”作品转向“中短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茨木和佐佐木在位时杂志开始“超长篇战斗漫画”的大内卷时代,十代编辑长瓶子吉久当斩则斩,一如鸟岛和彦故事。

(18)鬼灭之刃(鬼滅の刃 吾峠呼世晴 2016)

虚假的救世主:“世纪末救世主”北斗神拳,最后自身难保跟编辑跑路了。

真正的救世主:“平成末救世主”鬼灭之刃,在其不可思议的销量面前,《海贼王》不过是旧时代的残党。

拯救了《少年jump》,也拯救了业界。原以为要穷途末路了的杂志开始回暖,为后续其他的作品激活了整个市场。

作品风格上并无创新突破,只能说做出了适合当下时代的调整(温暖人情、残酷战斗、动画和社交媒体传播)。

也许真如荒木所说,“如今的漫画已经不再进化了,只是在发展而已”。

(19)咒术回战(呪術廻戦 芥見下々 2018)

经历了《我的英雄学院》、《黑色五叶草》等作品的试错之后,《少年jump》找到的新时代下王道战斗漫画的样本。

以“幽灵”为主题的作品终于站在了《少年jump》舞台的最中央,让《幽游白书》、《死神》等前辈扬眉吐气了一回。就像《少年jump》一样,“王道战斗”漫画也是一艘忒休斯之船,历经不同时代的打磨冲刷,《咒术回战》已然呈现出与《海贼王》、《龙珠》迥异的气质。

或者也可以说是“前富坚时代”与“后富坚时代”的差异吗?

(20)电锯人(チェンソーマン 藤本タツキ 2019)

鬼才藤本树相对不那么鬼才的一部作品,也是和大众口味取得了最大公约数的作品。

很难定义这是怎样的漫画,是王道战斗漫画进化到极致而产生的背离还是邪道漫画背离到极致而产生的对王道风格的贴合。

当年永井豪在《少年magazine》上连载《恶魔人》让《少年jump》眼红,如今《少年jump》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恶魔人》。

我好像逐渐理解了一切,又好像没有。


林士平、藤本树以及藤本树的助手如今已开枝散叶在《少年jump》乃至《少年jump+》上各自贡献自己的力量,和现任编辑长中野博之领导的《少年jump》相比,《少年jump+》或许才是全新时代的方向。

一些陪跑作品:

《我的英雄学院》&《黑色五叶草》,王道漫画模板的产物,在没有全新突破的情况下无法重现曾经的荣光。

《齐木楠雄的灾难》,解构王道的气质颇有点《少年jump》的《灵能百分百》的意思,不过作为短篇作品小品气息太浓了不如《暗杀教室》更具有代表性。

《食戟之灵》,美食和卖肉相结合倒是个新思路,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排球》,很喜欢这部作品,但《灌篮高手》珠玉在前,《排》除了完成度更高之外缺乏更进一步的突破创新。

《演员夜凪景》,十足可惜,要不是原作者自己作死,很可能开创杂志上同类型作品的先河。

《境界触发者》,十足可惜,如果作者身体再好一点,动画改编再给力一点,时代再合适一点,很可能与《咒术回战》一时瑜亮。不过现在去月刊上发展也不失为好选择。

《石纪元》&《约定的梦幻岛》,风格各异,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同期的《鬼灭之刃》过于耀眼了。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许多的小兵器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少年 Jump》历史上的各种体育类漫画应该如何排名?为什么?
少年jump为什么不在中国售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