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文 |韦雯

编辑&nbsp| 彭孝秋

去年6.月,「奈雪的茶」正式在港交所上市,成为了“茶饮第一股”。

当时奈雪以每股19.8港元,共募资42亿元。但上市后,奈雪交出的成绩单是,一直跌。股价从19.8港元跌至目前的5.元,可见港股市场的投资人们对新茶饮的故事并不买单,市值从约300亿港元缩水到84亿港元。

股价直跌的背后,奈雪不断扩店、收入增长,但几乎连年亏损。

36氪分析了近4.年财报后发现,2018-2021年,奈雪收入分别为10.86亿元、25.01亿元、30.57亿元及43亿元。年内亏损则达到6972万元、3968万元、2.03亿元及45.23亿元。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

2020年度,经调整后的盈利1660万元中,还有1788万元的政府补助。也是为了冲上市,把业绩做正。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

在门店售卖鲜果茶、鲜奶茶、纯茶现制茶饮为「奈雪的茶」主要收入来源。匆忙开店,股价缩水,奈雪仍对开店扩张持乐观态度。目前,奈雪共有817间自营门店,二千零二十一年间净增326间,预计在2022年再开350家自营门店。

净增326间门店

砍掉「前店后厂」

从街边档口奶茶店时代的奶茶末冲剂,到新茶饮时代的新鲜茶+奶+鲜果。以新鲜水果代替糖浆,以茶叶代替茶粉茶末,以牛奶代替奶精,奈雪和喜茶是奶茶品质升级时代的代表。

与喜茶不同的是,奈雪将自己定位为高端茶饮,想提供给消费者的不仅是茶饮,其主打现制茶饮及烘焙,提供“第三空间”。茶饮平均标价为27元,烘培平均标价为22元。2015年11月,奈雪第一家门店开在深圳高端商场,效仿星巴克,提供休闲饮茶之处。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图源:东吴证券

美国社会学家雷·奥登伯格在其作品《绝好的地方》中第一次提出“第三空间”概念,家庭居住的空间称为第一空间,工作的职场为第二空间,休闲娱乐则为第三空间,例如城市中的咖啡馆、酒吧、公园等。

奈雪的“第三空间”,坐落于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购物中心。截止2020年底,国内排名前50的购物中心中有28家奈雪门店。每间奈雪门店都配备2-3个烘焙炉、茶机、蒸汽机、萃茶机、奶盖机、制冰机及冰柜等设备。茶饮现做、面包现烘焙。面积介于180至350平方米之间。「前店后厂」的开店策略导致原料、员工成本和租金成本成了经营的三重大山,比例居高不下,压缩利润。

二千零二十一年度,奈雪的材料成本达14亿元,占总成本的32.6%;员工成本达14.2亿元,占总成本的33.2%;租金相关成本达8.3亿元,占总成本的19.5%。

2018年度和2019年度还好,奈雪的茶同店利润率为24.9%及25.3%。2020年初,疫情抬头,奈雪的新兴市场尚未站稳脚步,成熟市场又被打击,譬如深圳、上海。奈雪在深圳坐拥110家门店、单店日均销售额2.4万元、利润率21.7%。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

因此奈雪的“打法”开始变化。抛弃先前主打的「一口茶,一口软欧包」、「前店后厂」策略,二千零二十一年开始,集团转头开始更新或砍去此类门店,启动赞成的意见店,轻装简行。此举也代表着,奈雪决策层的重大失误。

赞成的意见店以现制茶饮为其主要卖点,取消“后厂”,配备自动煮茶机及急速烤箱,简化食品制作过程,减少人力成本,面积介于80-200平方米,减少租金成本。每间赞成的意见平均投资成本为100万元,需要13名员工。对比标准茶饮店,每间赞成的意见店可以减少80万成本,8.名员工。

二千零二十一年度,标准店共净减 39家,部分转为 赞成的意见店,奈雪赞成的意见店从6.家增至371家。赞成的意见店更能触及休闲及日常通勤的消费者,例如办公楼及高密度住宅社区。这也是奈雪提到的“加密”策略,即门店就是营销和广告,吸引消费者注意力,走进日常生活。

面包成了“预制”,是否还是奈雪的特色?奈雪的上市招股书中提到,预计在二千零二十一年开300间门店,70%为赞成的意见茶饮店。赞成的意见茶饮店即砍去烘焙面包区域,在不同城市建立多个中央厨房,供应未配备中央厨房的赞成的意见茶饮店。就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显示的门店利润率来看,相比标准茶饮店利润率的17.5%,一类和二类赞成的意见利润率仅为9.8%、6.2%。奈雪表示,赞成的意见店利润低的原因是大部分在去年开业,业绩趋势是开业低,有个爬坡过程,之后会越来越高。

扩店之途一路狂飙,但食品品质问题,即维护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不应被奈雪忽略。上市以来,奈雪不断被爆出菌落超标、环境脏茶等食品安全问题。今年北京奈雪因提供不真实的统计资料,被北京市西城区统计局判以2.8万元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奈雪的茶B轮投资方深创投党委副书记邵刚辞任非执行董事。今年年初,奈雪董事长兼总裁赵林曾减持4.万股,以每股7.2317元套现28万,自此奈雪股价狂跌。

不断变化的奈雪

还得继续烧钱

对于消费者来说,喝奶茶有太多选择,高价的喜茶、乐乐茶,中等价位的茶颜悦色、茶百道等,低价的蜜雪冰城……自奈雪推出霸气芝士葡萄、「霸气玉油柑」及「鸭屎香宝藏茶」后,没过多久,喜茶便推出同款玉油柑和手打柠檬茶产品。对消费者来说,买奶茶,是二选一甚至三选一的问题,并不是非奈雪不可。

因旗下子品牌「台盖」业务陷入停滞,增长乏力,本与「蜜雪冰城」划清界限的奈雪,今年开始价格下调至中低端,推出9元-19元的低价版茶饮,试图覆盖市场。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

“加密”策略和打造“第三空间”,也得留得住人。对比星巴克的深沉和木质风,奈雪的茶面向20-35岁年轻女性群体,店铺多以亮色、小圆桌为主,这样的第三空间并不安静,相反嘈杂。想去“第三空间”,星巴克是最适合的,甚至开在书店里的矢量咖啡也是极佳选择。

新式茶饮「奈雪的茶」,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天眼查显示,5.天前,奈雪成立了投资公司(深圳市美好自有力量投资有限公司),意图拓展集团的投资板块。无独有偶,竞对喜茶已经投资跷跷板咖啡、野萃山、和気桃桃等消费品牌。

对比竞争对手「喜茶」,奈雪还喜欢跨界,在上海、深圳和杭州推出鸡尾酒屋概念店「奈雪布拉布拉巴“在深圳推出700平方米的体验式茶饮店「奈雪梦工厂」,在厦门开设「奈雪的礼物店」,门店内安装娃娃机、抽奖机等游戏设备。

值得一提的是,奈雪新零售有望成为“第二增长曲线”,即 售卖茶礼盒、即饮茶饮、茶袋、预包装甜点及休闲零食。目前奈雪零售事业部总经理袁杰,曾任维他(中国)总经理、百事可乐华南区 销售总监。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二千零二十一年财报

在茶饮店寻求“第二增长曲线”时,我们不妨回看“鼻祖”星巴克的跨界。1993年和巴诺书店达成合作,“在书店里卖咖啡”;后又与地平线航空合作,把咖啡送上天空;音乐彰显品味,1999年收购听音乐唱片公司,发行星巴克店内音乐唱片,签约保罗·麦卡特尼、雷·查尔斯等。星巴克跨界的核心仍旧是咖啡文化,从绿围裙到黑围裙,并且制定咖啡标准,建立星巴克大学。新式茶饮的代表「奈雪的茶」,茶文化打造方面仍有欠缺。

奈雪的茶并未跑通商业模式,“加密”策略也代表着“烧钱模式”,好在,奈雪背后有投资人的前仆后继。奈雪从A.轮到C轮再到上市期间,共融资13个亿,估值从7.亿元涨到103亿元。上市前,首次公开募股轮还获瑞银集团、现金宝、广发基金、南方基金、建银国际的战略融资58.58亿港币。上市后,截止二千零二十一年底奈雪账面现金有40亿元,足够其再烧一段时间。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融资历程

有趣的是,在奈雪的投资人队伍中,天图投资曾凭一己之力,在一年时间里,令奈雪的茶估值从7.亿升至60亿元。2017年,天图投资7000万元,奈雪的茶A.轮估值7.亿;紧接着A+轮,天图携手永乐高投资2200万,奈雪估值9.9亿;到了2018年,天图投资地下一层轮,彼时奈雪估值翻近10倍达到60亿元(8.8亿美元)。

地下二层轮和C轮融资便不见天图的影子。地下二层轮奈雪估值60亿,深创投、红土创投携2.亿人民币、弘晖资本携500万美金入局;二千零二十一年,C轮融资中,太盟投资带着1.亿美金,弘晖资本携500万美金接盘,这时奈雪的估值已达104亿元(16.1亿美元)。一年过去了,奈雪“港股市场一游”后持续亏损,估值跌至80亿港元。弘晖资本预估亏损2000万港币,太��投资净亏3.8亿港币,早期投资方天图投资在地下一层轮投后及时收手,投出3.8亿元,收益约翻两番。

奈雪去年亏45亿,市值跌回三年前,太盟投资、弘晖资本等机构血亏|焦点分析

奈雪融资细节

未来,奈雪的故事还得继续讲下去。今年3.月开始,逐步上线自动排班,第三季度自动制茶机也将在门店推广,国新证券认为,未来人工成本优化情况及经营利润率改善节奏成为关键。奈雪表示,自动化设备可以让公司启动更多兼职员工,降低人力成本,能保证今年止亏。餐饮行业一级市场人士向36氪分析,若基本面(疫情恢复节奏)有所好转,或许奈雪的茶将跑通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