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团四季报:重回亏损,面向未来

3.月25日港股盘后,美团发布二千零二十一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财报显示,美团第四季度收入495亿元,同比增长30.6%,全年营收1791亿元,同比增长56.0%。尽管调整后单季度的净亏损仍然达到了 39;亿。

受“疫情+消费+降费补贴”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美团本季度的两项成熟业务——外卖与到店酒旅中,尤其是外卖增速整体回落比较明显,但在四季度营销及补贴投入减少的情况下,整体效率还是有所提升。

效率的提升并非来自对于商家端,而是对用户补贴以及季节性因素对骑手补贴下降带来。相反,在新一季度财报中美团首度披露了“配送服务费+技术服务费(即佣金)”,以清楚的让外界知悉自己在推动费率透明化方面的努力。

此外,新业务在本季度实现收入147亿元,同比大增58.7%,经营亏损102亿,同比缩窄69.5%。

在互联网巨头进入新一轮投入期后,我们需要一分为二的看待美团的财报。一方面它给市场展现出了自己主体业务的状况,另一方面也需要谨慎看待新业务对利润和现金流的吞噬。

整体来看,强大的执行力在二千零二十一年仍然深刻在美团的基因里。短期来看,虽然深受“骑手社保、费率补贴”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利空,但从长期来看,美团持续探索的态度并没有改变。

在跌至103港币的阶段性低点后,美团股价在最近迎来了反弹。伴随财报发布,短期情绪风险已经被逐步释放,叠加强力财务表现带来的现金流支撑,美团股价的安全边际或许正在形成。

稳步复苏,主体业务关键词

尽管深受疫情和经济环境疲软的影响,美团的餐饮外卖收入在四季度仍然表现出了强大的“韧性”。

单季度实现收入261亿元,同比增长21.3%,尽管环比略有下滑,但考虑大环境因素,已相当不易。因为对用户以及骑手补贴下降,本季度餐饮外卖的效率有所上升。

具体来看,四季度美团的外卖业务交易总额(GTV)为 1886年;亿元,同比增长了 21%;外卖单量达到39亿单,同比增长17.4%(相当于骑手们每天送单4251万单),小幅超过公司及投行原本15-17%区间。

因为对用户的补贴在出现下降,美团外卖本季度的客单价同比小增接近3%达到48元,尽管环比小幅下滑,但符合一贯的季节性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引导外卖平台降费的指引下,美团在本季度首度将外卖佣金拆成了——配送服务费+技术服务费(即佣金),以清晰的向外界阐释自己在推动费率透明化方面的努力。

财报显示,本季度美团在餐饮外卖与配送服务相关的收入为143亿,而这个板块对应的配送相关成本为183亿。实际上,“餐饮外卖与配送服务”就是美团向商家收取的配送费,结合四季度39亿的订单来算,粗略估算:对于1P的订单(占总订单数接近67%);四季度美团每单都补贴超过了1.5元。

而从全年来看,这一数字也大致相当。二千零二十一年,美团骑手全年配送成本达681亿,而全年餐饮配送服务收入为542亿。

尽管配送服务业务仍然没有实现盈利,但美团仍然表示,“公司还将继续加强配送网络的能力,因为更好的配送服务可以为商家创造价值。”

实际上,用来弥补配送服务业务亏损的正是佣金,即现在的技术服务费。四季度美团在该项实现收入78亿元,变现率为4.1%,低于此前外界普遍猜测的5%-6%。作为高频低客单、低毛利的品类,相比全品类实物电商(含高变现服饰)等,美团的佣金率已算偏低的范畴。

在此前推进费率透明化的基础上,3.月1.日美团再次发布了六项具体帮扶商家的举措,包括疫情中高风险地区以及困难中小商户佣金优惠、提升小商户线上运营能力、提供外卖智能硬件等,从降本和增收两方面为受疫情冲击、经营陷入困境的中小商户提供帮助。根据美团此前的预测,此项措施预计会让百万商户受益。

到店酒旅业务则继续延续了自己的稳健表现。本季度美团在该项录得87亿元,同比增加22.2%。尽管受疫情影响,该项收入的增速略有下滑,但由于收入结构优化,其经营溢利由2020年四季度的28亿元增加至39亿元。

财报显示,四季度美团在到店酒旅业务的佣金收入达41亿,同比增速 14%,放缓非常明显;相对比下,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却增长31%达46亿,占收入的比重也逼近47%,首度超过了佣金收入。

高毛利广告业务比重的增加一方面受限于疫情反复,导致酒店业务受到影响(第四季度)美团酒店的间夜量仅为1.15亿,同比下滑4%),但另一方面,36氪猜测这可能会成为美团的长期战略。

由于广告收入主要来自绩效广告,以商家自愿为基础,属于可变成本。与推荐型广告平台相比,美团广告产品更有利于中小商户的长期运营,投资回报率更高。

新业务亏损收窄,仍面向未来投入

新业务也在本季度有着不错的亮眼表现。

财报显示,四季度美团新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8.7%至人民币147亿元,其中经营亏损同比扩大至人民币102亿元,但经营亏损率却环比收窄至69.5%(去年三季度,新业务亏损109亿)。

美团的新业务主要包括美团优选、定位即时零售的美团闪购(包含美团买药)、商对商供应链业务快驴以及单车、充电宝等业务。根据券商预测,本季度美团优选的收入或在80亿上下,困损率也进一步下降至10%-15%。

根据36氪拿到的数据,四季度美团优选仍然占据着行业第一,其第四季度的GMV逼近430亿,日单则达到了4400万,超过了多多买菜的380亿和4200万。在销售补贴下降,履约成本进一步优化后,美团优选的亏损率有望在2022年进一步降低,并实现在2023年盈亏平衡的目标。

闪购业务则称为新业务中的另一大惊喜。美团首席财务官陈少晖在电话会上透露,去年美团闪购的GTV已经占到了外卖业务的12%,达到了842亿。

刚过去的12月,美团闪购(包含美团买药)的日订单峰值超过了630万。陈少晖预测,闪购业务的中期目标是日订单量将达1000万单,而今年闪购业务的增速也将超过餐饮外卖业务的增速。

乐观预测,进入2022年,在融资环境变差,严监管常态化下,美团在优选等业务上应该也会更加强调运营效率的优化,后续亏损收窄是确定无疑的。

不过,新业务亏损收窄之后,美团拉新的速度也明显放缓:截至第四季度美团的年活买家数达到了 6.9亿,相比上个季度末增2300万,落后于二季度和三季度的6000万和3900万。

但考虑社区团购补贴下滑,以及行业整体表现不佳,美团的用户增长已相当优秀,这也使其连续四个季度成为中国单季度用户增量最大的互联网平台。

在此前的电话会上,王兴就曾表示,美团优选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为美团带来3-4亿新增用户,在今年美团已经实现了近2.亿用户的新增,起初入局这一业务的初衷正在实现。

新用户不但构成了商品零售业务的消费基础,也为外卖、到店酒旅、买菜、闪购等原有业务带来了增量,这也是最近一年美团核心业务持续维持增长韧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服务零售与商品零售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全面。基于地理位置定位的移动终端普及,为美团发力商品零售铺平了道路,而本地生活领域领先优势的确立则为美团发力商品零售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们深信,线上零售的终局是万货商店到万物到家。”这是美团在三季报中做出的判断。而接下来,美团要做的就是将新拉来的用户不断反哺到外卖餐饮和到店酒旅业务中去,这将进一步加深自己业务的壁垒。

技术再造美团?

伴随美团优选和闪购业务规模的扩大,其成本在边际递减,但为何其亏损相比三季度只缩小了7.亿元?答案在于,美团在物流等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在不断加大。

财报显示,本季度美团的研发支出同比增加41%至45.8亿元,占收入的比重也达到了9.3%,远远超过营收增速,也超过整体成本的增速,在互联网公司中增速最快。截止目前,美团共有8.万多名员工,光是研发技术类就超过1.8万人。

其实外卖也好,零售也好,本身并不是什么高科技,但是能以今天这样的方式开展,却非常需要高科技去实现。

以美团的智能调度系统为例,其需要在消费者、骑手、商家三者中实现最优匹配,而且要考虑是否顺路、天气如何、路况如何、消费者预计送达时间、商家出餐时间等很多因素,基于海量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给最合适的配送小哥发送“最优配送指令”,确保平均配送时长在一个消费者、骑手都能接受的范围内,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工作。

上面我们提到,截至目前美团在配送服务上仍然亏损,伴随业务规模的扩大,美团在此项的人力成本上面临着长期考验,这需要其在技术上持续投入。

从2016年开始,美团就开始介入无人车开发,二千零二十一年4.月,美团开发的无人车已经升级到魔袋20,日均配送订单超过了1000单,无人机也已经测试飞行了20万架次,截止目前已送出了30000多个真实订单,并已在疫情期间发挥出了实实在在的作用。

据美团透露,截至二千零二十一年底,美团无人机已在深圳进行常态化试运营近1.年,为深圳多个区域提供无人机即时配送服务。其中,城市低空物流网络90%以上的核心部件都由美团自主研发。���外,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在上海落地,将逐步建立起立足上海市、覆盖华东地区的“3公里15分钟达”低空智慧物流网络。

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但伴随机器逐渐普及、配送成本逐渐降低,平台、商家和消费者的铁三角会长期受益,未来通过技术再造一个美团并非奢望。

设想一下,如果一个更低配送成本、更多订单覆盖、更快送达时间、更好配送体验的同城配送体系日臻成熟,我们又何必为潜在的各类不良影响而感到担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