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富联去年净利200亿元,将分红百亿,曾投资思灵机器人2800万元 | 焦点分析

文&nbsp| 周有辉

编辑&nbsp| 彭孝秋

工业富联给出了一份很亮眼的年报。

3.月22日,工业富联(601138.SH)披露了二千零二十一年度业绩报告,二千零二十一年共实现了营业收入4395.57亿元,同比增长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0.1亿元。

工业富联于2018年分拆自富士康科技集团,曾创下A.股上市公司最快过会记录,募集资金达到了271亿元。当时正值新基建浪潮起势,汇聚了“5G、云计算、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时兴概念的工业富联大受市场欢迎。

但是上市后的四年里,工业富联仍然离不开代工主业,核心产品为通信网络设备与云计算设备,比如路由器、服务器,主要客户为阿里巴巴、亚马逊、苹果、阿里斯思科、华为等品牌商。市值一度从最高点的5065亿元腰斩至2026亿元。

不过,其制造业务的体量和增速也足够强劲,营收体量远超过和硕、伟创力等主要竞争对手。

年报显示,工业富联的云计算板块,二千零二十一年共实现营收1776.94亿元,同比增长1.36%。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板块,二千零二十一年共实现营收2589.66亿元,同比增长1.95%。工业互联网板块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6.92%,至16.85亿元,毛利率增至43.87%,为三大主营业务中增速最快的板块。

即便是二千零二十一年缺芯潮、供应链紧张的情况下,工业富联仍然实现了超过200亿元的利润,同比增加14.8%,创下历史新高。

除了披露年报之外,工业富联在资金使用方面密集发布公告,又宣布将分红100亿元,8.亿元回购股票,同时还将400多亿元闲置资金用于理财。

工业富联首席财务官郭俊宏在业绩沟通会上对36氪在内的媒体解释道,“全球经济正面临通货膨胀、经济周期性波动等风险,公司相关财务安排旨在提高资金使用率,对冲宏观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工业富联首次公开募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有六个都延期到了2022年,两个项目宣告终止。因此,市场中有些声音认为工业富联在主业上投资不足,上市目的存疑。

工业富联去年净利200亿元,将分红百亿,曾投资思灵机器人2800万元 | 焦点分析

工业富联重点投资项目一览

经历去年信息通信技术行业受益于数字经济的整体性利好下,工业富联吃下了哪些红利?大笔资金交给银行,工业富联未来的成长性又将在何处?

一、代工主业造血,工业互联网提速

工业富联整合了母公司鸿海精密旗下的三项业务——通信网络设备业务、 云服务设备业务,以及目前收入占比不及1%的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在这一财年利润突破200亿,前两项业务的增长贡献至关重要。

对于推动业绩增长的原因,工业富联总裁郑弘孟在业绩说明会上分析道,据国际数据中心预测,到2022年,全球65%的国内生产总值将由数字化推动,“无论是全球还是在中国,数字经济的繁荣发展将会为工业富联业绩的稳定增长创造巨大的空间和机会。”

具体到业务,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是工业富联核心的收入来源,二千零二十一年共实现营收2589.66亿元,同比增长1.95%,占总收入58.91%。

这块领域的产品包括基站路由器、400克交换器、移动路由器、5G模块及公开赛方案等等,下游客户主要为苹果。其中移动路由器产品的出货量超过100万套,WiFi6/6E相关产品出货3000万套,对应营收超过100亿元。

智能家居设备也是这一板块二千零二十一年业绩成长的重要动力,全年出货量超过1.亿台,其中奥特串流影音装置出货量超过6000万台,客户囊括了全球前两大奥特串流影音装置品牌商超过九成的产品线。

第二大业务云计算板块受益于全球数据中心及云服务需求的爆发,二千零二十一年实现营收1776.94亿元,同比增长1.36%,主要客户为亚马逊、戴尔、惠普等。

业务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新产品、新技术的快速迭代,工业富联在商业模式正经历从纯代工的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转变到ODM(既代工,也自主设计)、JDM(与品牌客户协同设计),核心表现就是直接参与到代工产品的研发当中。

其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与客户共同规划了新一代产品,包括模组化运算和存储单元。同时,边缘计算应用初具雏形,也带动了公司边缘数据中心、自动驾驶相关产品成长,也促进AI GPU服务器等产品的出货量产。

工业互联网则是工业富联被赋予“高科技”标签的关键板块。

年报显示,二千零二十一年工业互联网板块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6.92%,至16.85亿元,毛利率增至43.87%,为三大主营业务中增速最快的板块。工业富联也连续三年被工信部评为国家级的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

不过,工业互联网的客户增长相对缓慢,已经服务落地的重要客户数量相比2020年并无变化,依旧为50余家。包括敏实集团、中信戴卡、中车集团、广汽新能源、 新华医疗及海鸥住工等。

一部分原因是由行业属性所致,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曾公开表示,一个灯塔工厂(“数字化制造”和“工业4.0”全球化示范标杆)项目的平均实施过程大概是12到18个月。并且由于整体行业处于早期,项目落地过程常常会出现需求变化导致交付周期和成本上升的问题。

二、跨入元宇宙、新能源汽车,二千零二十一年投出近30亿

除了披露财务核心数据,管理层还在业绩说明会上透露了工业富联下一阶段的战略布局,横跨了新能源汽车、半导体、元宇宙。

新业务的布局动作主要分为对内的产品技术研发和对外的产业投资。

元宇宙在去年下半年以来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而算力、AR/VR等设备是元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工业富联在能够检验算力水平的数据中心及智能穿戴设备方面,积极进行技术及知识产权的广泛布局,其中在 GPU相关产品方面会有大幅成长。”年报中写道。

在已有的云计算业务支撑下,工业富联成功赢得了全球最大的云端游戏客户。

“相关产品有别于传统服务器,而是采用客户自制运算器,与客户共同研发的最新一代云端游戏运算机柜。” 工业富联首席技术官周泰裕表示,高运算量催生了新一代游戏开发引擎的两项重要技术:奈米石(纳尼特)与光线追踪技术(流明)可分别于游戏中模拟真实的物理细节与光线,让玩家更真实感受到动态光线与四周环境的变化。

同时, 工业富联也已投入 AR/VR终端技术研发,在该领域已进行产品开发,提供了可商用的 AR/VR头显终端,用于智能制造过程中的远程协作与监测巡检。

新能源汽车也是工业富联重点押注的板块,郑弘孟表示,将主要从汽车的轻量化、省电化以及智能化的需求出发,与国际方案提供商大厂策略合作开发的智能座舱目标于2023年量产。采用公司高端精密制造技术生产的汽车马达、高压连接器等产品计划在2023年量产。

除了对内的布局规划外,工业富联在二千零二十一年对外的产业投资动作也颇为频繁。年报显示,工业富联在二千零二十一年共进行了4.笔大额投资,分别是东南数字化转型投资基金、恒驱电机、思灵机器人及晟丰基金,总共投出了约29.48亿元。

二千零二十一年9月,工业富联用3.78亿元收购了深圳恒驱电机63%的股权,后者的核心产品无刷电机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瓶颈。

同月,公司以产业投资人的身份,参与了智能机器人独角兽「思灵机器人」2.2亿美元的C轮融资, 工业富联投资金额达到了450万美金,投后估值突破10亿美金。区别于传统工业机器人,后者的智能机器人具有力控、视觉感知和自主规划能力,主要用于精密装配和医疗手术。

另外两笔资金则参投并设立了两个产业基金。其中最大一笔参与发起并设立晟丰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专注高端精密制造产业项目,基金总规模33.31亿元人民币。工业富联认缴基金份额22.2亿元,成为最大LP东南数字化转型投资基金则是由福建省电子信息产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和莆田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作为政府LP工业富联认缴出资5000万元。

对于工业富联来说,其瞄准的B端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长期向好,短期内容易陷入盈利困局的行业,虽然庞大的制造业务体量足以对抗行业波动的周期,但是工业富联的想象空间仍在“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