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這是貳〇貳貳最後的筆墨

你好,這是貳〇貳貳最後的筆墨

时间很快,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朋友圈里的好多朋友都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在苟延残喘着,甚至想熬过了这一波后,带着新的毒株去看望我朋友圈那些已经感染过的朋友。也许,这就是爱吧,爱得深沉,爱的让人喘不过来气。于是,我将酒精喷在空中化作酒雾,趁着这个间隙,悄悄把N95口罩调松了一点,喘上一口气,然后又将口罩继续勒紧。

2022年落幕在即,回顾一年,只想聊聊生活与学习。从庚子年开始,到还有21天就要开始的癸卯年,生活已经成为了许许多多人前行最大的负重,因为背负的不仅仅是一日三餐,衣食住行,还有神鬼莫测的疫情与封控。或许,在失去了快照与合订本的未来,庚子年起的疫,可能也就是历史的一句话了。而这一句话,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再难以走出来。

就像,一场大火,烧开了帷幕。但帷幕存在的痕迹,依旧。

生活

2022年的生活,简约,幸福,平凡。大多数日子里,我都是在自己做饭,熟练的控制着油温,在油烟中寻觅着菜与油最佳的结合点,然后,煮出来一顿与昨天相近但却又不再相同的饭菜。电饭锅里蒸着的米饭,晶莹的大米告知着一切本来的味道,我从依仗着菜谱调剂着油盐到如今自己随心所欲放开自我,无他,熟能生巧。

上半年一直有两个念头,一个是再走独库,另一个则是去唐布拉山麓里摘摘草菇。很遗憾,周末许多,但是我们却从未有机会去做。在上半年里,大雪纷飞的日子不多,但是冬日暖阳却是时时刻刻。在冬春夏的徘徊之中,在点滴岁月之中,我在人间收集晨曦与星芒,伴着温柔,洒在陪伴在我身边的佳人身旁。

雾与雪

于是,吃到了不知道念念叨叨多久的臭豆腐,也终于在娃娃机前抓到了几个玩偶。在初春的时刻,乘着摩天轮俯瞰着青绿与黄土的交织,满眼幸福。

玩偶

因为陪伴而存在的幸福。

在佳人考过科一后,便在五一将近的日子,深入到唐布拉山麓之中,念叨着陪伴佳人踏遍山河,只感叹这红尘的纸短情长啊,又怎比得上光影交织的眷恋?在眷恋之中,彼此相望,继续前行。

眨眼间,又是六一的日子。@羽忆江南寄来的一盒大白兔,看着芥末味的大白兔,迄今为止我依旧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如何下咽。但是不可否认,最初的奶糖,味道很甜,一如既往。

而每个周末,一如既往,与佳人一起在这个小县城看着处处不同,感受着处处日落时分的精彩。如同我当时写的一样:

湖面沁入了晚霞

浅浅绯红笑靥如花

蛛网遮盖了山川

飞檐走壁漫过长河

晚霞

优美的景色,结合着浪漫的文字,牵着心上佳人,便是满满甜蜜。

甜蜜不久,风起云涌,自庚子年起的尘埃,再次落在了这广袤的土地上。至此,便开始了四个月左右的异地恋。

于是,思念便成了唯一的旋律,牵挂也就成了唯一的羁绊。对家人与佳人,牵挂与思念,时刻交织。日暮时候,掩不住思念入骨,藏不住爱意如初。在岁月朝暮之间,一叶惊秋,皓月当空,却也是望月圆盼团圆,惊的落雪纷纷,冬日将至。

终于相见。

但与此同时,一切生死有命,一切富贵在天,一切煎熬痛苦,都是自己扛着。在战战兢兢之中,有人说病毒没什么可怕,但也有人至此驾鹤西去。当关门的时候有人喊着开门,当门刚开的时候它们说都是它们的功劳,当门开了发现不对劲时又在喊着为什么开门……生活的一切都在轮回,但是唯独每一天的爱意渐浓,躲藏在一隅的我只感觉到油烟中菜可能有点糊了。

草,差点又把菜炒糊了。

索性,戒了新闻与热搜,所谓的舆情,没什么看头。连日娃遇到意外都需要先开直播自证清白,反正那日的朱军也都可能是今后的诸君,且不如先让子弹飞着,让新闻走着,然后,过好自己的日子。

反正,外面的事情再重要也比不上我现在炒的这盘菜,毕竟这个是我的晚饭。

……

学习

想一想今年干的事情让自己增加了哪些技能。

  • 办公:

    • Word:无
    • Excel:去除部分区域保护的密码
    • PowerPoint:作图
  • 网络:

    • 服务器:

      • shell和php搭配去备份服务器数据
      • Nginx反代玩的更熟练了
    • 网站:

      • 加几个美化字体
      • 又采集了一年的Bing壁纸
      • Gravator头像本地化
  • 日常:

    • 给手机更换电池
  • 阅读:

    • 没什么值得推荐的小说和书籍。

果然,时间是最大的毒药,对姜辰来说,好像过了一个平凡普通的一年,这一年没有曾经的起起伏伏,也没有曾经的大好山河,有的只是平凡且相近的日子,但是不可否认,这一年的时间里,更多的甜蜜,更多的陪伴,让人目不暇接。

这样的日子,比起曾经所盼望的,似乎更好。

简单,明了。

至少,我还可以去炒个菜,然后,看看日落。

你好,我是姜辰,我还在梦幻辰风。

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