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的秋

秋天了,来的猝不及防。几天的降温,在天空徘徊但是没落下几滴的雨,在大山深处飘落的雪,便告知着我们秋天已经来了。而我,依旧蜷缩在单位之中,至少在这岁月尘埃未定的时候,能解决了温饱,不惧岁月的冷暖。

小呆瓜依旧支援未归,近70天的异地恋,时时刻刻的牵挂与思念。整个九月我选择了沉默,在那沉寂的一个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对于我来说,倒是一次独特的体验。以至于到最后,生活只有等待与期盼。在九月的时间里,我一直想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再提笔写点什么用以纪念生活。可惜,时至今日,依旧在尘埃中朦胧不清。九月对于我和小呆瓜来说,都是比较特殊的。主要是因为在九月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年新的开端。彼此准备的礼物也放在了远方一直无法拿到。幸运的事我们各自所在的岗位上吃喝不愁,但是不幸运的是分隔两地很难再见。生活在一个多月的等待之中,渐渐如同昨日的精彩。祈盼着一切岁月的精彩,到头来还是彳亍前行。

在九月的日子里,我每天潜水在超话与抖音,看着所谓的世间百态。我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又或者能做点什么。在共情的时间里,我觉得百姓皆苦。可是当看着有人勇闯而出但是更多是沉默不语时,所有的一切啊,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人生不需要共情,世间自有炎凉。

于是,在这秋天里,早晚的温差开始分道扬镳,日出日落也渐渐相近。在大楼旁徘徊的我,感觉到自己的鼻尖的汗水与秋日的冷意,便裹紧了自己的长袍,钻回了房间。

在房间中,或几人打开“和平精英”研究一百人(也可能五十人)的收集、竞争、合作、探索关系的处理与物资的转运,或与小呆瓜一起视频看着彼此,闲聊着生活,或打开了梦幻辰风看看新的评论但却从未回复。

在梦幻辰风中,姜老师问我是否结婚了,我倒是也想走进爱情的坟墓,可是疫情之下外出都成了奢望,甚至于元旦能否相见都成了可能,结婚这种人生大事,还是静静等待。两人情投意合,但婚姻大事却是两个家庭的选择。在我们两稳定的生活之中,我所能给予的,只有爱情。而颇有几分大男子主义的我,却想给她更多,正如她对我一般。但在稳定的生活之中,拼搏的勇气已经渐渐消失,更何况,也不知道该去做点什么。在所谓的成长之中,早已经没有了九年前的那一种咬牙般的坚持。而每每看着小呆瓜,满是眷恋。于是,又咬着牙,为自己谋着新的路,继续前行。至少,不负她的爱意。

也正是九年前的坚持,铸造了八年前的梦幻辰风。那一年学会了说话,学会了成为自己。可是在春夏秋冬四季徘徊之中,从滔滔不绝到沉默寡言,从高谈阔论到惜字如金,也不过是短短几年。

我走在路上,看着叶已枯黄,落霞时分,远望一方,牵挂如故。叹了口气,缄默的秋天……

人间忽晚,山河已秋。缄默如故,继续前行。我是姜辰,我还在。

上一篇:
下一篇:
展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