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售卖店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说一个字,便需要去「文字售卖店」去购买那个字,随后,才能说出那个字。倘若不是「文字售卖店」购买了那一个字,你是永远也说不出来的。有的人家财万贯,出生之日便可以滔滔不绝,谈天说地;有的人潦倒一生,张口难言。因此,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买的最多的词语,是“行”、“好”、“不”这类常见的字。

当然,为了公平,有专家提议每个字按次收费,也有专家提议按时间收费。但是善良的「文字售卖店」选择了买一个字,用一生的原则。它相信,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一字千金会让所有人珍惜每一个字的。就像有一个歌手愣是用“嗯”、“啊”、“唉”、“哟”等几个字唱出了一首歌;就像有一个作者用“为”、“什”、“么”三个字重复了十万遍写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风靡大江南北。

我叫姜辰,是在梦幻辰风区「文字售卖店」一名普通店员,在这里我所享有的福利就是当我在职在店的时候,我说出的话,是不收费的。当然,主要原因是需要我们滔滔不绝去推销一些生僻字。有的字已经几十年没有卖出去了,比如“爱”、“陪伴”、“守护”之类的,但是有些字词基本是秒售罄的,比如“收到”、“没问题”、“好的”等等。

壬寅年阳历9月1日,店里来了一个衣衫老旧的人,看着他的样子,被阳光晒得发棕的皮肤在汗水的浸泡下油光发亮,但是脸上堆满了皱褶,头发浓密又藏了些白发,眼睛不大,牙齿不很整齐,挂着笑容,穿着二条,在左肩搭一条毛巾,穿一条短裤,脚下穿着一双胶鞋,鞋上落着混凝土的灰,进来时颇有几分拘束。

“欢迎光临「文字售卖店」,您需要购买什么类的词语?您可以直接指给我。”我带着笑容,迎着他进来。他稍微愣了一会,似乎在他的世界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这么多字词了。他指了指我的斜后方,我带着他过去。他说:“我”,然后又指了指我,我点点头,说:“您是要购买「你」这个字吗?”

他点点头。在他掏出皱皱巴巴的一叠钱后,他开心的说了“你”这个字,在他的语气之中,多了分温柔,也多了分欣喜。

在这个世界,最热门的是一本杂志,梦幻辰风区的是ID为 姜辰先生 主编的“HIMHCF”,主要是些生活类随笔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照片、网络相关技术啥的。而“HIMHCF”上最近比较热门的是一部短篇小说《文字售卖店》,主要是那里面有直触灵魂的一句表白:“我爱你,愿与你三餐四季,一生一世。”

于是,这句话变成了情人之间最浪漫的告白了。

壬寅年9月7日,白露。一位富家公子过来了,他拉着一个姑娘,姑娘几分羞涩,但是眼角流露的却是浓密的光。而富家公子的眼圈几分微黑,我匆忙迎了上去,“欢迎光临「文字售卖店」,您需要购买什么类的词语?”我相信这位富家公子早已经可以滔滔不绝了,字词应该是为了这位姑娘买的。

他皱了皱眉,说:“就把那个谁,那个什么辰最热门的那句话,买给这个……小……”

姑娘赶紧接上:“丽”。

“啊对,小丽。”说完,这位公子又叹了口气,“还是外国好,就26个字母,咱们国家几千个常用汉字,真是……”

我匆忙把那几个字给他旁边的“小丽”送上,然后谄媚笑着说:“可是外国字母是按次收费的。”

“哟?那还是我们这里风景独好了。”公子的手搂着姑娘,转身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9月1日的那个人来说,他推门而进,差点碰到这位公子。只见这位公子下意识一脚踹上去,把他踹到在地,他正要冲上来时看清这位公子却愣在那里,随后这位公子突然笑着:“哟?你来买啥?要「收到」还是要「好的」?还是要「结工资」?我给你买了,就当踹了你一脚的补偿。”

他点点头,脸上浮满了笑意,丝毫不在乎刚刚被踹倒的窘迫。拿出了一张纸,那正是 姜辰先生 在《文字售卖店》中写的那一句话:

我爱你,愿与你三餐四季,一生一世。

富家公子愣了一会,嘲笑着说:“就你?还买这个?你爱谁啊你,砖块吗?草拟的,想啥的想,老板,给他买几个「收到」什么的就行了,算我账上,别的我不付钱的。”

公子推门而出,他正要冲上去,我把他拉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一次,他买了“爱”这个字。

壬寅年9月10日,中秋节,今天特价,买两个字送三个数字和两个汉字。于是,那天人数爆满。直到快打烊关店的时候,他来了。发棕的皮肤上,多了几分擦伤的痕迹,在额头上结的痂刚被抠掉,露出鲜嫩的皮肤。

这一次,他买了“生”、“餐”。而送的数字,他选了“一”、“三”、“四”。送的汉字,他选了“季”、“与”。

我好奇的看着他,他好像真的是要把那一句话买齐了。可是,何必呢?在我困惑的眼神中,他笑了笑,神情满是爱意。

而此时,富家公子,换了一个女伴进来,说:“再把那个什么辰的那句话,用的字送给这个小……”

“雨”旁边女伴说着。而此时,他看着那个富家公子,眼里几分愤懑,而那个富家公子看了他一眼,满是轻蔑,笑着说道:“我又看到了那天被当作狗一样打的狗。”

他转身离去,富家公子正想说什么,便听到那个叫做“小雨”的女伴说:“我爱你,愿与你三餐四季,一生一世。”

富家公子哈哈大笑并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搂着腰离去。

壬寅年9月15日,雨。

他推门而入,一瘸一拐,他看着货架上的字,满是遗憾。摸索着所有的钱,还不够。眼里几分焦急,却不知道如何去说。好像对于他来说,购买的每一个文字已经弥足珍贵,说一句话已经奢侈万千。

“你是要向谁表达爱意呢?”我问了问他。他点点头,把两个手握拳放在胸前,然后大拇指弯曲两次作“拜堂”的样子,“是你的妻子?”我问着,他点了点头。

“可是,都是你的妻子了,为什么还要说这句呢?”面对我的疑问,他想了想,说:“爱。弥补爱。”

面对很久没说话的他来说,说出连贯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在随后比划与连蒙带猜中,才知道在生活已然不易的现在,用语言和文字表达爱意是十分奢侈的。在当时正是落魄的他,他的妻子无怨无悔的选择了他。而人生这么久,一直没有什么起色。于是,在他的心里,便一直觉得需要弥补她。

世间最浪漫的事情,莫过于情郎眼里满满的爱,心中最甜蜜的话。可我想了许久,在金钱至上的时候,好像甜言蜜语并不珍贵。

他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他没有说缘由,但我想,很快还会见到他。

壬寅年11月22日,小雪。

富家公子过来了,与以往不同,他没有带女伴。相反,他带着几分醉意。

“你说,这个世界有爱情吗?”他眼圈几分红,“那么多女人说爱我,说那个什么辰的那句浪漫话,结果呢,都离开我了。虽然可能是我腻了,但是我想要的时候却都不在了。”

他打了嗝,浓浓酒气。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奇男子,刚出生便可以谈天说地,随后博览群书,一身儒雅。虽有几分风流,但是不可否认才情满满。

在闲聊之中,他说最讨厌下等人有的他没有,上次,他就派人把那个被他踹了一脚的男人像高尔夫一样打了一顿,在秋天刚来的时候,把他扔到水里了。

不知道人咋样了,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对于富家公子来说,我也许也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NPC。

他摇摇晃晃,醉意阑珊。我扶着他,送到了离这最近的酒店安顿下去。

癸卯年10月7日,中秋之后第8天,晴。

一年前那个男人回来了,比起一年前,他更加消瘦了,似乎大病初愈不久。腿脚也是一瘸一拐,但与上次不同的是,他的手牵着一个女子。那是一个短发,脸颊几分绯红,少女感十足的女子。那位女子的眼神中闪烁的光芒,映衬出那个男人的模样。

只见那个男人买了“愿”这个字,像拿到宝贝的小孩一般跑到女人面前,随后,他单膝跪地,用着这个世界最大的声音,说着那一个个来自灵魂的字:“我爱你,愿与你三餐四季,一生一世。”

在那一刻,我看着他们,仿佛世间所有的浪漫都在这一刻凝聚在他们的身上。而爱情,对于他们来说是每一刻的甜蜜,迟来的蜜语,在时间的风沙之中,从未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