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是灵魂最后的倔强

好久没有打开梦幻辰风了,看到Mr.Chou 的评论说“我估摸着,以后姜辰的更新会越来越少…”。

随后,我看了看创作日历,提笔在上个月。看看现在,五月最初的几日,与小呆瓜一起,趁着高速免费,便回了趟家。

来回几百公里,辗转看过山河平原,葱郁之间,冷峭与酷暑交融。当到家的那一刻,踏着楼梯慢慢爬上五楼,推开房门,母亲还在家中收拾着房子,准备着下午的晚饭。

母亲白发里穿插着几丝黑发,哥哥脑门倔强的挂着最后的发茬,两侄女电话手表缠绕在如同莲藕一般的胳膊上打着电话,父亲依旧在远方用汗水浇灌着鲜草。没有人能躲在时间之外,哪怕满脸的玻尿酸也掩盖不住岁月的痕迹。而时间如同水一般冲刷而过,将一切的记录慢慢抹平,灵魂如同河流中的石子,将一切的锋利变成了圆润。

我停下笔的日子之中,用手机拍摄着照片。一个月里,我曾顺着那条尘埃飞扬的316省道路过在大山深处。在炎炎夏日之中踏上了冷峭的山峰之中。看望着巴依老爷愈发圆润的肚子,也到唐布拉山麓脚下仰望青翠欲滴,看着埋葬着曾经追逐的梦想与孤独,方才醒悟着自己依旧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不曾离去。对于我来说,文字是灵魂最后的倔强,孤独是文字最好的春药。梦幻辰风八年来,我将文字与生活相容,将自己灵魂与墨汁勾兑。而八周年起,写作对于我来说似乎一直都是一种逃避的事项了。我所写的文字,愈发的少了起来。

曾经文字用于情绪的宣泄,而所谓的成长,将一切情绪逐渐消磨殆尽,面对着柴米油盐逐渐平淡,然后,适应生存。在油烟铺满的地面,在尚未交工的房前,我将车的油门踩到底,将影子甩在身后。而车上的小呆瓜在车调转之中绝望的眼神里流淌的是晕车的目光。在与她对视的刹那,我决定后面陪她好好学车。至少,送她去多晒晒太阳。

小呆瓜在四月底过了科一。五一的六天里也没有碰过车。在这几天终于决定开始好好学车。至少六月前想办法过了科三。毕竟听说六月起,科三又要难了。而我拿着驾照,在游戏中开着车,围着她转了个圈。随后,又将驾驶证和行车证给她看了看。至少,我有证。

生活始终是琐碎的。我一直在想为自己去写点什么。卷起来的慕若曦也在现实生活之中苟延残喘疲于应付,但是偶尔之间还能开个小灶培养着自己讲师的风范。而对于我来说,一路平凡至平庸,将文字埋葬起来,成为了为数不多的选择。

回望所有的时间,在陪伴之中,与姑娘一起玩着游戏,亦或者自己一个人去玩着游戏、看着小说、刷着视频。曾经关注着一切,而如今却发现自己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而生活琐碎之中,文字,便是最后的倔强。

什么样的倔强?

一个日渐圆润的灵魂还要有棱角的倔强;

一个日渐消磨的灵魂还要有质感的倔强;

一个日渐逝去的灵魂还要有还魂的倔强……

而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还是否有着这一份倔强。

文字,还在。

灵魂,是否依旧?

End

也许有一天,梦幻辰风可能会彻底无法打开。

倘若那一天真的出现,请相信,我们曾经存在过。

始于网站,逝去网络。但遍地,都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