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给予我这个世界的温柔

许久没有写过文字了,在姑娘的督促下,我想,慢慢絮叨些留作纪念。至少,四月总是要有记录的,一味的逃避永远也是难以去面对未来,更加无法去记忆现在。

一直在想怎么称呼姑娘,倘若仅是名的叠字感觉失去了新意。但是一直称呼为“姑娘”,也总是不合时宜。不如,像通讯录中存储的一样:小呆瓜。

与小呆瓜的初次相识,是在某次办公室的工作之中。穿着黑色的服饰,扎了个小辫子,白皙的面容在浅浅笑意之中,几分绯红。恰好有所需求,我便失误的将她几日的数据不小心删除了。而后闲聊,发觉这是一个与我有着相同姓氏的姑娘。只不过我是成长于西域的湘南人,而她是陇东成长的姑娘。

于是,相遇。

驱车二十公里,再次相遇。刹那间,最喜与君相逢,一两黄金一两风。别样阳光明媚,冬日里竟也是飒爽寒风舞动着骄阳明媚,将所有的光芒凝聚在她的瞳孔之中,仿佛一潭清澈的水,将一切沉溺其中。

“我请你吃饭。”她的眼里几分笑意。我愣了会,在车上看着她笑着,“我会看手相,你把手伸过来。”

在她晶莹的手指出现在我手心的瞬间,十指相扣,继而是短暂的沉默,继而又是长久的心跳。荏苒之中,相约在河边散步。在那一刻在朋友圈发着“许我少年心若梦”时,心中所想的,便是与姑娘漫步过的雪地,空阔的河面。

分别的时间里,我们在微信之中聊着一切。我“拍了拍”她,是:

我拍了拍“小呆瓜”的良心,啊,并没有

而她顺手“拍了拍”我,在那一瞬间,我收到了一个姑娘的表白:

“小呆瓜”拍了拍我的胸口,说:我爱你。

看来,是她先开口的。

于是便在每天重复的落日,每次重复的云彩,唯有不同的我们,牵着手走过大街小巷,只想对整个世界说:

你好,姜夫人(先生)。

自那一日起,我在人间收集晨曦与星芒,只为将温柔洒在你的身旁。我所有的故事都将为你慢慢讲述,也从那一刻起,有了比我更关注梦幻辰风的人。

鲜衣怒马少年郎,也在遇到小呆瓜的那一刻,开始学会去成长。“我不会做饭,但是我会收拾房子,所以你要学会做饭啊。”在红唇轻启之间,姜辰的床单被套与冬季的衣服,每周都有人为他去更换,去清洗。而姜辰也用着电磁炉,慢慢掌握和熟悉着柴米油盐的烟火气息。

“你做的鸡肉蘑菇好好吃。”在那一刻,看着她激动的眼神,油烟也有了错意的芬芳。而在外卖与我的厨艺时间,她默默的站在了我这一方。

她说她是运气很好的人,每一次恰逢什么考试,总是顺利而过。而即将科一考试在手机上模拟却怎么也刷不到90分的她,在这一刻也开始焦躁了。我笑着说她的运气好,一定会过。而她正经的看了我一眼,说:“遇到你之后,我的运气就花光了。”

我的运气似乎一直不是怎么好,而廿四年来最好的一次,便是遇到了她。在她像八爪鱼挂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感受着她的柔软,而刹那间,回想起她的那一句:

“就感觉到时候真的我们结婚谈彩礼,谈不下去咋整?要不我磨磨唧唧六七年应该能挣回来了……”

看着她在彼端的文字,“不至于不至于……”在那一瞬间,心底仿佛被融化一般。而后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回复着“我不是怕你娶不起我嘛,我又不想换人。”

时间的沉吟,恍惚如流淌的溪流,顺着溪流而上,在跨年夜的那一刻门被突然敲响,她抱着一束花,是我廿四年来收到的第一束花。我看了看她,说:“快洗手,撕肉去。”

在那一刻,她的表情从充满希望到一种错愕,十分的精彩,也十分的可爱。我轻轻的抱了抱她,又转身回到了电磁炉旁边,锅里,还有她喜欢的鸡肉小蘑菇。

顺着时间的溪流而下,看着她问我生活费还剩多少,我愣了一下,紧接着看到了1314元的转账,和一段直击我心灵的话语:

两个人一起生活没有理由必须是男生养家,或者要求男生多付出。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努力,我想和你一起分担生活压力,所以希望你不要有太大心理负担。

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给予我枕边人如花似玉的美貌,又给予了她无尽的温柔,更给予了她一个独一无二的枕边人。

在与她每次见面的那一刻,她一拥而上的温柔,对于我来说,是整个世界。

在那一刻,一切都在不言中。

感谢你,给予我这个世界的温柔。

最后,祝你天亮后的科一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