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雨来:三月的漫步

写在前面

这是两三篇乱七八糟的随笔糅合在一起的文字。随着自己愈发懒散,方才觉得为自己而写,是一种难得可贵,更是一种奢侈。于是,在深夜之中,我终于将这些文字与心绪,杂糅在一起,成为了这一篇莫名的文字。

等雨来:三月的漫步


三月的日子,几分匆忙,但却又有几分惬意。在春风拂过大山深处的日子里,将春雪化作了涓涓细流,游动于大街小巷的马路上,在车轮滚过之后溅起的水滴,砸在了脚底板上,从街头穿梭到了巷尾,铭刻了自己的痕迹。转而阳光明媚,所有的痕迹都成为一滩泥印,在春风转头而来之后,如细沙一般,消失不见。

三月六号开着车到了城市中看看外面的风景。自从梦幻辰风几经折腾之后,外面的风景便再也没有关注过了。在俄乌的喧嚣声中,我独自在宁静的一隅过着自己的日子。在曾经关注着黑白两色的交织而成的灰暗世间点滴的岁月之中,我渐渐对一切消了兴趣。翻阅长城之外的世界,白雪皑皑却又狼烟四起。在那一瞬间回首,生活还是要继续。转过头陪伴枕边人穿梭在高速路上,看风卷残云,看春意阑珊,看荧幕故事,总是胜过于那烦恼忧愁。曾想关怀天下,但当发现苟且已然不易的时候,就对外面的世界消了所有的兴趣。

更何况,文字与墨,不过黑白。删繁就简,皆是文章。

于是,半月转瞬而过。


与枕边人一起过周末,时间总是不够用。而在新疆深处,春天步伐姗姗,在这些天里终于降下了春雨和最后的冬雪。在与姑娘从超市出来的时候,看着悬挂于天上的太阳,砸在地面的雨滴,如同断线的珍珠,那一刻,我问着姑娘:“我们是回房子,还是去河边看雨?”

她愣了一会,选择了看雨。于是我开着车转过街角回到房子。在收拾好东西后,开着车再次出发。从县城前往乡镇的路上,雨渐渐停歇。当我们找到一处观景台时,发觉已经有几辆车了。在这一刻,似乎我们都在等,在等雨,在等春日步伐姗姗,再临这大山脚下。

姑娘蜷缩在副驾驶上,将靠背慢慢向后倒去,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旁,呼吸渐渐均匀,留下的只有我敲击键盘的音符。看着远方山头云雾缭绕,发觉着山上的云雾似乎在飘荡。点滴雨水在车上鸣奏的旋律,在这一瞬间睡意缭绕。锁好车门,在观景台前,等候着雨来。

而雨,等候许久后,也只是划过天际的点点。看看时间,却只剩匆忙。驾着车将姑娘送到地方,在缠绵许久后,便将踩着自己的风,回归到单位之中。


久居边陲,从未亲身历练过他乡美景,也从未品味过他乡美食。虽有几分向往的心,但是看着新冠的后遗症,还是觉得蜗居挺好。我追逐着风,从大街小巷,感受着风起云端刹那的惊喜,在春风日里静候着希望。回想起那一日与姑娘在市里,品尝了在视频中见过无数次终于在现实中尝到的不知道正宗不正宗的臭豆腐。在那一刻,对外界总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在工作之中,惊喜与成长并存,忙碌和摸鱼同在,日子如同水一般悄然而过,对于我们来说,顺其自然的味道总是让人适应。我许久没有为自己写过文字,但是不由得不说,放弃永远比坚持容易。对于梦想和现实的坚持,我追寻并探索着自己的平衡。为自己搭建一个像着外面的工作台,向往着,但是却永远没有勇气让自己去尝试。

三月的日子,从月初到月底,转瞬。在等雨来的日子里,雨水也从未倾盆而下。而我的行迹,从这个小县城到一个乡,来来去去。也曾踩着日出日落将一辆辆车甩在身后。

等待许久,天骤然阴沉。我开着车又将赴向为自己赚钱的地方,在雨淋淋之中,激荡的雨滴在这天地之间鸣奏的音符,畅快淋漓让人回味无穷。直到此时,方才有一种将心中愤懑发泄出来的快感。

End

三月的时间,在快慢之间,让一切成为惊鸿一瞥。

你好,我是姜辰,我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