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故事:赛博朋克下的坚守(一)


环城,弘掌柜鸭爪爪特色火锅店。

初至此处的我,也终于见到了老牧的真容。在火锅升起的雾气之中,我也懒得客气,开始大快朵颐。

夹着鲜嫩可口的肉片,在火锅之中肆意熬煮,不用担心过老,也不用担心太嫩,随心去吃,随心去煮,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质感。香味浓厚的麻酱略微带点儿甜味,进一步激发了肉的鲜美。在春冬交际之时来上这么一回,没有什么比这更治愈的事儿了。当然,更离不开我自己每次调制都不一样的酱汁。

随着两盘肉下肚,我倚在靠背上实在懒得动弹,如果上班期间也能顿顿涮肉就好了。可惜不能,毕竟上班期间自驾跑3011公里,怕不是直接被开除了。

“老牧,我想问问谁买单?”我打了一个嗝,随口问着。毕竟以我对他的猜想,这家伙也许会厚着脸皮干出来逃单的事情。

只见他扶了扶眼镜,“上次来了个‘食吾肉者,当偿吾恩’,那你觉得……”

“等下,上次阿姜应该不是我。”我义正言辞的打断他,“况且,志怪故事太没啥意思了,不如来聊聊赛博朋克的未来?”

“你别坑我……”老牧嘟囔了一句。

第二个故事:赛博朋克下的坚守(一)


3202年4月1日。

999号城市,天阴,突然下雨。

姜文争赶紧用机械的左手拉开井盖,钻到下水道后将井盖合好。此时,在文化路下,他凭借自己的记忆走向了926号窝棚。

下水道下的窝棚。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安身之所。在如今的世界里,机械肢体已经成为千家万户的首选。毕竟每个月只需要几块钱的使用费就可以无限制使用了。当然,唯一的坏处是不能到城市外的荒野,因为那里没有无线充电的存在。其实对于姜文争来说,下雨一般也没啥,但是现在的雨酸性太强,对于肌体来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损伤。

而回到窝棚的他,看着正在家躺着的牧行召,只见他双目无神,鸡窝似的头发里爬着肉眼可见的虱子,苍白的皮肤是缺少了阳光的照射。

“吃了吗?”姜文争看着面前的这位,而牧行召转过头来,“随便对付了点,特么的姜辰那个混蛋给我设定的是什么角色……”

在听到牧行召说对付了点后姜文争就转过头准备到冰箱翻点蛋白棒给自己的肉体补充点机能,而对于后面的话,他是没听清楚。毕竟他的耳朵,在年幼的时候就整体出售了,现在换的塑胶耳也是便宜货色,在地下通道里不好用也正常。

在大口大口嚼了蛋白棒后,姜文争转过头问着牧行召,“话说,你咋不考虑出售你的肢体去换点钱?我记得你好像要去10号城市来着。”

“是你答应送我去的。”牧行召纠正道。

在如今的世界,从999号到10号城市,根据编号就决定了其繁荣的程度和偏远的程度。牧行召想去10号城市,是因为他听说那里的人都没有机械肢体,每个人都能安居乐业,幸福快乐。而在999号城市,基本上健全人都将自己的肢体出售了,原因也很简单,需要钱。

需要钱可以去挣钱,但是挣钱的东西需要钱去买。在没有原始资本积累的情况下,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最好的来钱办法就是出售。而每一个人类,在人类培育中心长大便已经是18岁。18岁之前的所有记忆,都是在如同《黑客帝国》一般的虚拟世界“CraftMod”中度过。当然,18岁离开人类培训中心后,他们都会不同承担的负担一笔债务。——培育费用。

这笔钱原本应该是他们的父母出的,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自己也越来越不愿意结婚生子,再加上这样的培育费用,以及到处都可以买到的多巴胺片来为自己提供快感,人类的出生率瞬间断崖式下跌……于是,人类培育中心出现了。

姜文争和牧行召都是在3197年开始闯荡的。他俩都分别是999号城市7号培育中心的第1769040号人类和1399348号人类。姜文争通过出售左手、双耳、双眼、心脏为他两偿还了“培育费”并购置了926号窝棚。

至于姜文争为什么这么选择?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的投资。

他与牧行召认识,是在CraftMod之中。其实对于CraftMod原本是一个人一个虚拟世界,用来接受和学习这个世界,但是无巧不巧的是,姜文争在其中认识到了牧行召。

因为,牧行召是一个黑客。在这个世界之中被明令禁止存在黑客。


牧行召认为,这个世界已经病了。大型企业了利用人类培育中心、机械肢体来控制每一个人。尤其是机械肢体,如果你要用机械肢体,你就必须每月购买使用权。没错,机械肢体你可以买,但是要用这个机械肢体,你需要程序,需要芯片,而这些,是按月租的。倘若有一天你没钱付了,那么公司会让你的肢体瞬间无法动弹。而人类培育中心所创造的新人类,对于他们来说,不在伦理道德之中,因为培育新人类,本身就不需要道德。

而牧行召在CraftMod中,他发现似乎千年前就有电影在说这些,原本他是不能去翻阅到这些东西的,但是无巧不巧的是他在CraftMod中遇到了来自10号城市的旅游人。而那些旅游人不像他们是实体般存在,他们仿佛就是虚拟成像一般。而牧行召见到的那一个人,自称是“Linion”。

Linion是28号城市的的新人类,随着他进入10号城市,他才发现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应该随着大流去飘荡,人生总是需要一点点坚持。

比如,坚持自己原本的身体。

在10号城市,倘若你不是机械人,那么你就可以进入。在10号城市里,一切都是自由的,亲民的,至少,你可以像一个人类一样去活着。

在Linion与牧行召的交流之中,牧行召爱上了10号城市,向往着,爱着。而他也通过与Linion的交流,学习到了传说的黑客技术。也正是通过这些技术,让牧行召在CraftMod中为姜文争解决了很多问题。

比如,那一次,他们之间讲了一个故事《食吾肉者,当偿吾恩》。牧行召在CraftMod中就着铜锅涮肉,在故事的结尾,CraftMod中的姜文争笑着说:“《道德经》中提到一句话:轻诺必寡信。也就是说轻易答应别人的诺言,必定很少能实现。秀才当时的处境没的选择,仙家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等脱离了危险,诺言什么的自然抛之脑后。”

而此时此刻,牧行召恰好帮姜文争解决了一个难题。这个难题,会在后面讲出来。而姜文争答应他的,便是送牧行召到10号城市。


“明天好像又要交钱了,我打算出售肾来换钱。”姜文争咀嚼着蛋白棒,一脸无奈的说着。

牧行召愣了一下,转过来看着他问着:“怎么?公司又没发钱吗?”

“恩,公司产业升级,要求全A岗位必须安装G75芯片,我没有,我还没机会安装芯片,所以只能调整岗位到F岗。而F岗的钱不够我们在926号窝棚居住,也不够我们的生活。我想先出售肾,然后换G65芯片,先应聘到C岗,这样就能维持温饱了。”姜文争慢条斯理的分析着。

在这个世界里,A岗是高薪的岗位,可以养活三个人在窝棚里生活,而C岗可以可以养活两个人,E岗可以养活一个人,F岗则只能吃,不够住了。之前姜文争能应聘A岗,是因为在牧行召在入侵后台篡改了数据。而如今必须要验证芯片,牧行召自然也是没有办法了。

“那要不我先出售个……”牧行召正想说着什么,直接被姜文争打断了,“别考虑这些,我们俩必须要有一个正常人到10号城市,我真的很好奇,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有尊严的社会吗?”

“有的。”牧行召说着,但是声音也渐渐降了下来。

从3197年到3202年,五年的时间里,牧行召也尝试过离开999号城市,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或因为台风无法起飞,或因为山洪道路拥堵……失败的这一过程,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无比熟练了。而在这几年里,这两家伙相依为命,苟且偷生。3562公里的距离,对于他们两来说,难如登天。

“嘭嘭嘭!”

就在这个时候,窝棚外面传来敲门声。姜文争愣了一下,看向牧行召,而此时,牧行召眼里尽是惊恐。姜文争慢慢走过去准备开门,而牧行召向后面钻进棉絮被中准备躲好。

“你们是……”姜文争看着面前穿着制服的机械人,愣住了。

“安全局,我们怀疑你这里窝藏了黑客SharpBro”。冷冷的一句话,让姜文争如坠冰窟。

SharpBro,牧行召的一个代号。

在五年的现实世界里,牧行召通过这个代号,犯下了很多“罪行”。

破解了机械肢体的芯片,可以暂免使用费,姜文争有一段时间就是这个技术的受益人。

破解蛋白棒售卖机,获取了大量的蛋白棒,同时把大量的蛋白棒分给了许多流浪人。

逆向了人类培育中心的CraftMod虚拟世界,让其中的许多“人类”有了对这个现实的不满,导致商业公司的大量经济损失。

以ray等媒介,将999号城市的现状报告给了10号城市,使999号城市的主管财团的地位受损……

等等。

在这个以互联网财团为主的世界里,黑客SharpBro可以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他所作的一切,让垄断了999号城市的思丁财团可以说是脸面尽失。

如今,机械人终于找到了SharpBro的藏身之所,926号窝棚。

……

未完待续。

备注

赛博朋克(英文:Cyberpunk)又称作“赛伯朋克”,是“控制论、神经机械学”与“朋克”的结合词。该背景大多描绘在未来,建立于“低端生活与高等科技结合”的基础上,拥有先进科学技术,再以一定程度崩坏的社会结构做对比。

拥有五花八门的视觉冲击效果,比如街头的霓虹灯、街排标志性广告以及高楼建筑等,通常搭配色彩是以黑、紫、绿、蓝、红为主,但霓虹灯等只是其中标志,并不是所有霓虹灯相关的都称为赛博朋克。故事框架是以社会秩序受到政府或财团或秘密组织的高度控制,而主角利用其中的漏洞做出了某种突破。

赛博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不是早期赛博朋克的外太空。它实际上标志着针对以往科幻小说不注重信息技术的具体设定的缺点的改善和进步。